故事純屬虛構


故事純屬虛構


 


25


  平時早上都安靜的可憐,幾乎沒有聽到她的聲音,一道12am她就像脫了殼似的變的很不對勁


【我跟你說。。。】她又開始說話了,我覺得睡在地板已經很可憐了,睡在大床的那個人還不讓我睡覺!真是長舌婦!!他翻了翻白眼,當然那句話也是在自己心裡說而已


【不准罵我長舌婦!!!】她很嚴肅的瞪著他,他真的被她嚇到了,畢竟在心裡暗罵的字句突然從別人嘴裡吐出來感覺特別奇怪,很難形容,類似起雞皮疙瘩吧!他沒有做出什麽回應,而她一直瞪著他看,數秒后


【哈哈哈!!】她笑的滿臉通紅


他並沒有問她到底在笑什麽,他大概猜的到她的答案,或許她會說“笑爽的”她常常這樣回答他,所以他想也知道問跟沒問其實差別不大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  如果秘密永遠都藏在心裡,讓她遺忘所有,那有多好,原來自己是那麼害怕孤單,但卻總是獨來獨往,就算寂寞也不會說出口,萍欣看著他裝睡的樣子,再看看天花板,她寫給阿刀的那封信不見了,在那天她把寶盒挖起來的時候就只有一封信,難道阿刀早就自己偷偷的挖出那封信,看內容?


 


阿刀:


 


  其實我心裡一直很愧疚,當初自己並沒有盡全力的阻止你去選擇的一些事情,21歲了,我們都長大了,不知道會是期待還是什麽,我從來就不覺得活在地球上是件幸福的事,但是遇到你以後,我真的覺得自己不在那麼寂寞、暗淡的生活著。


  我一定要在35歲就退休,過著不需要受約束的日子,這就是我的夢想,還有獻上我最寶貝的寶貝。


 


祝:友誼長存


 












    from:萍欣


2007/10/23


 



 


萍欣所謂的寶貝就是,曾經跟阿刀一起去爬山撿到的一片葉子,乾枯幾乎沒有葉片只有網狀,她把它取名叫網狀葉,她總是很寶貝的夾在書本裏面,因為想要讓阿刀開心一些,那天她割愛的偷偷把網狀葉放進信封里


 


那封信,那片葉子,她還是記得清清楚楚,隔了那麼多年,以為遺忘的東西似乎都還記得清清楚楚,覺得很疲倦卻沒有辦法停止,想到躺在地上的阿刀動也不動,還有那聲巨響,一直迴蕩在自己的腦海輝不去,她敲敲自己的腦袋,逼自己不要再想下去!閉上眼睛哼著歌“hero”一首怎麼哼都哼不好的歌,旋律也記錯,但是她卻聽了N遍,她想自己或許真的是傳說中的音樂白癡吧!


 


蔡昇宴,聽著她五音不全的聲音,哼首歌的旋律也可以哼成那樣,真的很佩服她。


 


待續。。。


 


 









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舒草  的頭像
舒草

welcome to isabel mimosa secret planet

舒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